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现场开奖

1晚狂捞100斤!有人被罚被感染“黑产”红虫为何成了“毒物”?

  原标题:1晚狂捞100斤!有人被罚被感染,“黑产”红虫为何成了“毒物”?

  上个月17日,天津宝坻渔政部门接到志愿者反映,有七八条船多次在蓟运河捕捞红虫子,工作人员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,刚一露面,这些船只就立马到了河对岸,眨眼之间就跑了,而此处属于河北省唐山市管辖,所以给执法带来了较大的困难,也为违法人员提供了可趁之机。据志愿者称,早在10月份就发现了这些非法捕捞红虫子的船,随着天气变冷,这些船只有增无减,如果不及时制止,将会更加猖狂。

  无独有偶,今年5月份,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区法院,就判决了一起和非法捕捞红虫有关的案件,被告人房某、彭宝等6人,于2019年11月23日,以机械采捕船捕获天然水域中的摇蚊科幼虫(俗称“红虫”),被执法人员发现,查获红虫41.5斤。

  自2018 年以来,国家对捕捞红虫的行为加大了执法力度,根据农业农村部现行的《非法捕捞案件涉案物品认(鉴)定和水生生物资源损害评估及修复办法(试行)》的相关规定,其行为对河流生态环境损害极大,安徽师范大学相关部门出具鉴定结论,按实际渔获物总价值的40倍被罚款6.64万元,及3000元的鉴定费。后多部门在捕捞红虫的河段放流了鱼苗1万余尾、螺蛳200余千克,种植1000余棵水生植物,以促进生态修复。

  为什么这些人要大费周折,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去捕捞小小的红虫呢?所谓无利不起早,原来生长在水底不起眼的小红虫,可谓是部分人眼中“发家致富”的好渠道,据了解,这些行驶在天津蓟运河的船只,每条船一晚上至少能捕捞几十斤,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能达到百余斤,而中间商的收购价在10~30元每斤,部分地区,尤其是货源紧缺的时候甚至能卖到40元每斤,那么一晚上就能狂赚2000~4000元不等,运气特别好的时候一晚上就能搂上来一万元!

  对于普通外行人来看,这非常不可思议,看起来有点恶心的小红虫,凭什么值这么多钱?红虫又叫摇蚊幼虫,它不是单一的物种,世界上已知的摇蚊科昆虫约有5000种,由于能生活在低氧肥沃的水域当中,所以身体富含血红素,呈现血红色。在很多水域,红虫的数量占到水生底栖动物总量的50% ~90%,所以它是食物链中的基础部分,是众多水生动物的食物来源,尤其是水产育苗的好饵料。

  再加上红虫体内营养丰富,干物质占到了体量的1.4%,其中蛋白质含量占干物质的41% ~62% ,脂肪占2%~8%,热量为4卡/克,在中高端水族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被称为世界上最优良的热带鱼活饲料。另外红虫带有一股浓烈的腥味,对于渔具行业来说,是重要的商品饵料增腥的添加剂,对于众多喜欢钓鱼的人来说,活饵红虫是最后的绝招,效果超过万能饵料蚯蚓,尤其是冬季水温低的时候,是撬开轻口鱼的不二法宝!

  在需求量过大的情况下,价格一直居高不下,有利益就有买卖,有买卖就有伤害,且不说有人专门去养殖红虫,对于野外的红虫,其捕捞可谓之一本万利!作为典型的“黑色产业”,捕捞红虫是这条产业的最底层工作,王富贵(化名)就是捕捞大军中的一员,他的主业是工人,在县城一家工厂上班,日子平平淡淡,工资简简单单,直到有一天,他多了一个副业,就是捞红虫,每当夜晚来临,就是赚快钱的时候!

  虽然捞红虫的臭水沟异常难闻,但在数钱的时候是最开心的,根据季节的不同,商贩按10~30元每斤的价格从他手中收购红虫,而富贵一晚上能捞大几十斤,有时甚至能捞到上百斤,这可比那少的可怜的工资强多了!所以他一直在坚持,辛苦几个月赚的钱甚至能超过主业的收入!

  但最近几年,富贵在捕捞红虫方面有所顾虑和收敛了,除了国家对捕捞红虫行为的持续打击外,还有就是在捕捞过程中有被感染的风险,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富贵的朋友身上。一位朋友在用兜网过滤泥沙、筛选红虫时,被不知名的物体划破了手指,流了很多血,当时没觉得什么,事后却发现被感染,休息了好几个月才恢复过来!最后迫不得已只能尝试从事红虫的收购,他再转手价值就可能上升到80~200元每斤,没过几年就买房换车了!而另一个朋友也是在接触红虫的时候被感染了,手部奇痒无比,还伴有阵痛,随后出现浮肿,治疗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康复,从此不再触碰红虫。

 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,和红虫接触的时候是有被感染的风险,有的人甚至还认为用红虫钓的鱼是不能吃的,因为他在将这些鱼养在家里的时候,发现也是被感染死亡的。红虫真的有这么“毒”吗?

  红虫因身体通红又被叫做血红虫,为双翅目摇蚊科昆虫,全身长2~30mm,呈圆柱形,广泛生存于淡水水域,尤其是一些异味冲鼻的臭水沟、污水池,密密麻麻全是红虫,而它们主要也以脏水中的藻类、小型浮游生物、有机碎屑为食,因此红虫又被人们冠以“恶心”“脏污”的名号,被当做“脏东西”来看待,甚至认为它能吸收水中的毒素,从而集聚在自己的体内,而人一旦有所接触,就会被感染。

  事实上眼见未必是实,真相其实恰恰相反,也就是说红虫非但不是所谓的“毒物”,还是科学研究者眼中水质污染的“指示生物”,它们之所以能生活在污水中,并不是自己导致水污染,而是污染的水体富营养化,才让红虫能在短时间内呈现爆发式地增长,大自然也是通过红虫分解有机碎屑,来缓解和遏制水质的继续恶化,从而达到净化水质的效果,这也是为什么在水质清澈偏瘦的水域少有红虫的原因。如果你见过养殖的红虫,你肯定知道事先要用有机粪便发酵物将水质育肥,等水质被净化后,还要再次肥水。

  另一个原因,就是红虫撞名于红虫病,虽然它们都有两个相同的字,但本质上却没有任何交集,红虫病其实是被带有恙虫病东方体的恙螨幼虫(一种寄生虫)叮咬而感染的急性热病。而红虫之所以能感染人体,并不是其本身导致的,而可能是因为柔嫩且营养丰富的表皮,在打捞、过滤、包装、运输、再到终端的过程中,接触到太多人和物,导致细菌大量繁殖。人体再干净,身上也会有众多的细菌,更不用说红虫了,所以就有被感染的风险。而有的人可能还会对红虫过敏,说明体质有问题,但这并不是将“毒物”的罪名强加在红虫头上的理由。

  尤其是钓鱼人群体,在用鱼钩穿红虫的时候,一不小心就会扎到手指,被感染风险更大,而一些供人垂钓的场所,也会禁用红虫,表面上也是以红虫是“毒物”,会污染水源,传染疾病为理由。其实上文也说过了,红虫是鱼类从小吃到大的食物,尤其是这些养殖鱼类,更是从鱼苗开始就离不开红虫,甚至可能形成了一定的偏口,如果你用红虫钓鱼,那么不说爆连,爆护是肯定的,但这对于鱼塘老板来说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,而那些赞助钓鱼比赛的商品饵料商家也不会答应。相反在一些发达国家,他们还会鼓励使用红虫,蚯蚓等天然鱼饵去钓鱼,这样就能减少化学商品饵料对水质的污染。

  有人可能又会疑问了,如果鼓励使用红虫,那么蚊子不就会越来越多了么?红虫确实是摇蚊的幼虫,但摇蚊和我们家里喝血咬人的蚊子并不是一个物种,摇蚊虽然和它们相似,但已经没有了能咬人的嘴(口针),因此不具吸食的功能,不咬人、不吸血、不传播疾病,所以不管是养殖还是使用红虫钓鱼,都不会造成蚊虫泛滥。

  红虫是从虫卵中孵化出来的,它们主要以“卵带”的形式存在,相互独立,一旦变成红虫,就会另寻出处,所以即便是成群的红虫,也是不含有虫卵的,所以说被红虫卵寄生的说法也是不靠谱的。尤其是拿红虫钓鱼的人,经过一系列的清洗步骤,即便有虫卵也会被去除掉,我们需要注意的就是红虫身上所携带的细菌。而鱼在吃了红虫后死亡的原因,大概率就是使用商品化学添加剂制作的红虫拉饵,鱼因难以消化而亡,所以在垂钓过程中也尽量使用这些化学成分。